懒癌与分数不能兼得

终于可以用lof做的实事了(烟。)
这里小玖,生产杂粮,圈子有点跳跃,心血来潮写东西,凭喜好做事。
提醒下关注的小可爱们,我的推荐稍微比较杂…。

【k莫】关于杀手这件事 下 (车)

肝得肾疼,还得各种害怕ooc. 
可算是把车给开出来了,祝吃的愉快。
05. 
全身心的放松,让莫扎他耗尽了力气,疲倦感汹涌而来。 

两人紧握得双手,十指相扣。 
莫扎他闭着眼睛窝在ko怀中,相对无言,只有彼此的心跳声无限放大。 
扑通,扑通。 
“ko,你都还没有好好我的名字呢。” 莫扎他突然说道。 “…莫扎他。”
“不对,不是这个。”莫扎他轻踮脚尖,如羽毛般轻盈的吻便落在了ko的脸颊。 
ko喉结微动。果冻般甜美可口的嘴唇,诱惑般的嗓音。燥热感油然而生。 “郝眉。”
“再多叫几遍。” 
“郝眉。郝眉。”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2276684331501

…… 事后。 “郝眉,你是怎么认出我的?”ko低头吻了吻爱人的有些红肿的眼睛,好奇地问。
“酒啊。你给我的明显就不是梦幻曼勒湖吧?酒精浓度一点都不高…”莫扎他撇了撇嘴,“愚公以前喝过跟我详细形容了下味道。” 
“恩。” 
“然后就是…你拉着我跑的时候,我摸到了你手中食指大拇指上有茧子,明显就是长年用枪之类的。于是我就更确定了。”
“恩。”
“不过最重要的是因为熟悉的安全感吧。总觉得你在身边就会保护我照顾我那种莫名的自信?”莫扎他挑眉笑了笑。
“…”ko默不作声,眼神亮了亮。 
“喂喂喂!你别扑过来了!…唔!” 剩下来的声音被掩盖了。 

然而恩爱的两个人完全忘记了莫扎他还带着传话耳钉这种东西。于是乎抱着好奇心听完做爱全程的愚公,已经内心复杂到不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自己的同事兼好友了。 “猴子啊…我选择死亡。” —end— 

车后唠叨:(可无视)
 总算是把这将近一万字的短片写完了,三天三夜地写。 感谢那些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天使们! 

【k莫】关于杀手这件事 上

#杀手k×杀手莫
#老师k×学生莫
意识流大概,平行世界设定。
接受温和的指点不接受恶意吐槽。
喜欢这对cp所以打算写点东西

01.
夜色正浓,别墅的佣人正拿着扫帚漫不经心地打扫着。

“诶诶,我刚才看见李总参加商业大佬的聚会又带了几个女人回来了…。”
“是啊似乎都是最近娱乐圈新生的美人儿么。李总还真是财大气粗呢~”
“嘘,小声点啊,总是被李总听见你就完蛋了。”

原来如此。
莫扎他侧着身子静静地听着这些细微的线索。参与了酒会,带回了女人。现在多半正在办床事吧。
沉溺于酒肉的男人,看样子这个问题的难度系数也过于低了点吧。
他微微弯下身子带上黑色的帽兜掩盖住样貌,凭借较为瘦小的身子,完全隐入黑暗中。

“咦?是不是有风吹过啊?”
“…啊。你的幻觉吧。今天明明就是晴天啊,哪有什么风?”
天空一片澄清,一轮明月正挂在树梢。

如同轻柔的猫步,莫扎他轻而易举地凭借死角和掩体躲过了监控的追击,右手握紧手中的麻醉枪,黑眸满是警惕。
那个门口就是汇聚保安最多的地方啊。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的提醒啊。“噗。”有些禁不住地勾了勾唇角,莫扎他碰了碰绑在手臂上的匕首,冰凉的触感能够给予他最为合适的安全感。
起身迅速接近,趁着看守者视线错开之时,找到那一条道路。就是现在!

[你体型较小,硬闯不适合你。]男人淡淡地注视着眼前小小的身板朝自己胡乱挥拳踢腿,一边灵活闪过一边点评。
[你管我!]这个家伙怎么可以…闪躲得如此轻易啊!可恶啊——
[冷静下来,仔细思考。]
…对手如果是你的话怎么可能冷静下来啊!
[呼,呼,呼呼…]因为过度运动而分泌出来的汗水,莫扎特只觉得身子比平时沉重了许多。但还是…他咬了咬嘴唇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硬干的确太耗费体力,那么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凭借你自身的优势,提高敏捷和准心,躲避好别人的视线追逐,然后趁其不宜迅速出击,然后找机会闪避重新隐藏自身,每一刀恰到好处绝不贪心。
[知道了,ko.]

“嗖嗖——”麻醉枪出壳,最远处防守的两人应声倒地。黑影一闪而过。
“发生什么了!”其他警卫警惕地拿出防备用的枪支,杂乱无章地退后,开始寻找敌人。
还真是一群笨蛋呢。“嗖!”又是一人倒地。“敌人在雕塑后面!”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啪——”子弹射击的声音顿时爆出,就如同烟花绽放般,绚烂。
莫扎他趁乱灵巧地蹿过保安的后背,推开门,进入。

满屋子的酒气,连绵不断的呻吟声。以及…流水声。
“啧,还真是肮脏无比啊。”将麻醉枪随手一扔,为之代替的一把银色的袖珍手枪。

“啊呜——轻点。”
“宝贝儿舒服吗~”
白花花的肉体在床上碰撞,摩擦。“喂。”一步步接近,将隐藏的杀气全盘皆出,“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大叔——”
似乎听到了异响,沉溺于欲望中的李总疑惑地停下了动作,四处张望。“……等等,你是什么东西?”宽敞的房间里被黑色充斥着,唯有正前方月光撒落处站着一个人儿,黑色的紧身衣将精瘦的身材勾勒出来,赤裸在空气中的手臂,以及纤长的手紧握着的袖珍手枪。危险的气息,枪口正对准着自己。李总咽了咽唾沫,“保…保安!!”
“砰!”毫不犹豫地射出子弹,瞬间红色几乎占据了整个身体。“咿呀!!”周边惊慌失措的女人们,急忙扯起床单遮盖住身体,被恐惧所折磨得花容失色。
“game over.”

02.
“上次任务完成的很出色。”肖奈不痛不痒地夸赞了一句。
“承蒙夸奖…所以说,老三。究竟有没有ko的消息啊!”郝眉有些烦躁地踢了踢桌子,自从那个混蛋消失已经有三年之久。说什么想要成为真正的杀手必须要感受到绝对的杀意,他不是顶级杀手嘛…难道就不能让自己感受到?

[因为你知道,我不忍心。]
啊,没错。不忍心。早在十八岁他所赠送的成人礼上,他就彻彻底底地明白了。这个男人其实也是爱自己的吧,那份灼热的感情就像自己对他一样的。
那么的灼热…。

冰凉的触感刺激着神经,“我去你大爷的邱永侯!”被强行从回忆里拉回来的郝眉,一脸不爽。
“啊,夏天喝罐装冰可乐绝对是人生一大享受。尤其是这种,冰过咱们美人脸的冰可乐。”丘永侯一脸满足地拉开易拉罐,准备喝可乐。
“噗!”褐色的液体喷射而出,直接给某人洗了个可乐脸。“卧槽…!谁摇的可乐?!”邱永侯用微微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朝着给他可乐的某人竖了个中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叫做,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于半珊开怀大笑。
“像个傻逼。”郝眉吐槽。
“这么蠢的确是愚者。”于半珊补刀。
“艹你们爸爸的!!”
三人扭打在一团。

“大神,瞒着美人师兄真的好嘛?关于,ko师兄回来了这件事情。”微微有些担忧地看着肖奈。
肖奈笑了笑,冲身边人摇了摇头,“夫人不用担心。他自有把握。”

03.
第二个任务。

莫扎他很不爽非常不爽。距离上一次潜入刺杀李总的任务还不到一个星期,结果老三丝毫不领情,又是一个崭新的任务。给这货打工怎么想的都感觉自己亏大了,这种压榨员工的上司啊。
所以我们可爱的美人师兄你就这么轻易忘记了平时混吃混喝的日子啊。

“喂,莫扎他,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快点到达指定位置早点下手然后收工。”黑色耳钉传来了愚公的提醒,莫扎他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碰了碰被体温所影响的匕首,眸中的笑意渐渐褪去。就要开始了,第二个任务。

[这个孩子,杀死了逃亡犯.]女人逼近冷漠的声音。小小的郝眉像个牵线木偶般呆楞在一旁。
少年沉默地蹲下身子,开始仔细打量这个孩子。瘦弱的身子上套着被血染得脏兮兮的白衬衫。苍白的小脸上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漂亮的眸子里一片混沌。少年伸手帮小小的郝眉抚去脸颊脖颈上的淤血,正视着他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人的动作很温柔,被触碰到的地方就像被羽毛轻吻过一般。很喜欢这种亲昵示好般的触碰。[郝眉。]他回答。
[噗~]女人被这个名字逗笑了。
小小的郝眉不明所以地抬起了头,眸中的混沌却因为这爽朗的笑声略微消散了些。[很好听的名字。]少年如此说着。
[谢谢。]他努力克服着恐惧,朝着少年显露了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

[应该如何是好呢,关于这个孩子?]女人有些为难地问。
少年思索了一会儿,站起了身子,朝小小的郝眉伸出了手,[你是选择将鲜血和刀枪当做习惯,主动去刺杀成为优秀的杀手;还是选择带着鲜血隐藏着自身的恐惧,幸福地活着呢。]
小小的郝眉一时间愣住了,他从来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两条道路摆在面前。成为
杀手,成为自己最为厌恶的那种人?还是苟且地活着…带着杀人的罪恶感和父母死亡时的扭曲表情假装幸福地活着?
[这个问题果然对一个孩子而言太残忍了吧,让他立马回答什么的。]女人没想到少年竟然会给这个孤苦伶仃的小家伙这样的选择,有些不忍地出声劝到。
[果然吗。]少年将手收回,转身打算离开,[他的事情交给上头处理吧。]
…会被抛弃吗?被放到孤儿院像个弃子一般,被热心的夫妻收养,却因为心境而无法完全融入他们的家庭,然后又一次被无奈地放弃。这就是我想要的吗?如果可以的话…追随那个人,是不是,追随那个少年,是不是……

[等一下!]他猛地挣脱握着他的女人,伸手抓住少年的衣角,[我想跟你。]
[…]少年的温和被完美隐藏了起来,为之取代的是尖锐的杀气。[会很危险的。]
的确,汹涌而来的杀气,就像黑色的海浪把人完全淹没。可是…这无尽的海洋中似乎能够看到一丝丝的光明,这个少年果然是个温暖的人呢。
小小的郝眉用力摇了摇头,[我不怕。]
[我是ko,]ko弯腰轻轻地抱住了郝眉,[以后就由我来教你如何杀人。]

歌舞升平,酒精味和彩灯充斥着整个空间,男男女女疯狂地舞蹈着,交谈着,甚至热吻着。
还真是杂乱啊。混进酒吧这种事情于他而言轻而易举就能做到,收敛气息,莫扎特努力地降低自己存在感。
“我说,莫扎他你这身装扮怎么可能会被人注意到啊…!”耳钉里再次传来愚公不满地抱怨,“这样下去我的节假日也要被你耗费了。”
的确,相比酒吧其他人露腿露肉,莫扎他却只是穿着一件白衬衫和较旧的牛仔裤,身上还背着一个军绿色的背包,实在是不能多吸引人。“咳咳,我这样做可是故意的!常服才能显示出我与众不同些啊。”莫扎他表情有些古怪,出发之前微微师妹拿来的那些衣服,根本就不适合像他这么冷酷帅气的杀手吧。
“倒也是…反正你快点!美人计色诱他,然后迅速解决脱身。”
“美人计什么的你就做梦吧…。”莫扎他穿过人群,缓缓走到了前台,他小声地嘀咕着。
毕竟当初某个教他美人计的家伙曾经严肃地警告过他,[以后美人计只准对我用。]嘁,虽然那家伙从来没中过自己的美人计吧。

“一杯梦幻勒曼湖。”他随口对吧台调酒小哥说了一个鸡尾酒的名字。以前他听ko要过这个,虽然没有品尝过但味道应该还不错吧?
调酒小哥抬头看了他一眼,应了声就开始制作了。
“你竟然点梦幻勒曼湖。莫扎他同学你还想不想好好地执行任务了?”愚公有些怀疑地问。
“诶?这个酒精浓度很高吗?”莫·傻白甜·扎他问。
“ko以前没让你尝过吗?”愚公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呃,以前去酒吧他只让我喝果汁…。”莫扎他如实地回答。
“…你真是被保护得太好了吧,算了算了,等会拿来你别喝就行了。保持清醒去执行好任务,加油吧兄弟。”感觉被喂了一口狗粮的愚公内心陈杂。

莫扎他砸吧了嘴,他无聊地趴在吧台上,眼睛四处张望,寻找着所言的目标。“怎么还没来啊…。”
“不要那么着急啊,委托方说饭局才结束正要前往这里,还在路上。”愚公哥们义气地口头安慰了几句,手头上却打开了游戏页面,心情十分愉悦(故意)地念叨了几句主角的台词。
“我靠,生化7?愚公你竟然工作时间打游戏?!我要到老三哪儿告发你!”果然不出所料,莫扎他炸毛了。
“哈谁叫你是执行的那一个,啧啧。这游戏真好玩。”
“我——”
“先生,你的梦幻勒曼湖。”调酒小哥略微沙哑的声音唤回了莫扎他的注意力。
“啊…谢谢。”有些尴尬地接过那杯海水蓝的鸡尾酒,冲人道谢了句。莫扎他注意了下调酒小哥的右手,这是作为杀手的一个习惯。他带着黑色的皮手套,但隐约还是能看出那人手指十分纤长。
调酒小哥没有多停留便离开了。莫扎他才回想起一件关键的事情。……我刚才,一直在自言自语什么的不会被他听见了吧?好丢脸!!
“怎么突然没声音了?”然而并不不知情的愚公好奇地问。
“没…!话说梦幻勒曼湖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啊?”有些生硬地扯开了话题。
“嗯我以前似乎尝过来着,大概就是有些酸涩有点柠檬汁的味道,另外就是冲劲很足吧酒精味很明显,还有一股子清凉的味道。”愚公却很傻很天真得直接被带跑偏了话题,认真地思索回答了。
这样的味道吗…。“啊对了,你可千万别乱喝,还有任务呢。”
“嗯,知道了。”才怪!怎么可能不喝啊,美味都到嘴边了哪里有放开的道理,再说这样的描述只能更加勾起人的好奇心吧!莫扎他老实地应答了句,就拿起那杯海水蓝的鸡尾酒开始观察,颜色很好看给人的确有些清凉剔透的感觉,装饰用的柠檬更增添了清新感。他靠近轻嗅了嗅,没有太过于特别的气味。
要不要尝试一下看看?
莫扎他将高角玻璃杯凑到嘴边,轻抿了一口。入口微烈,是白朗姆酒的味道;淡淡的果香随之而来,完全没有料想中的酒味和刺激。甜甜的腻腻的,很好喝。“奇怪…”他嘀咕了一声。
“怎么了?”愚公问。
“梦幻勒曼湖真的浓度很高吗?”
“当然啊!我可是亲身体验过得。当初猴子那家伙喝了这个还发酒疯来着,酒品真差。”愚公啧啧地评论了几句。
这样的话…。“知道了,看样子我似乎抓住了什么线索呢,”莫扎他看着那杯‘梦幻勒曼湖’了然地笑了笑,“愚公,看样子这个任务我会完成的很安全很迅速呢。”

二十一点四十三分,老实地喝完了那杯鸡尾酒的莫扎他坐在酒吧前台发呆了将近三十分钟,其中友好地拒绝了两位女士的邀请和冷漠地拒绝了五位男士的勾搭后…“还要多久。”他努力克制住快要爆发的内心,冷静地问。
“来了来了!”
正好应照了这句话,酒吧的大门被人推开。一群黑衣人围着三五个青年直接走到了酒吧vip区域,然后各种衣着暴露的服务小姐们蜂拥而上。
贵族少爷们的聚会吗?人这么多还真是有利于他下手的机会呢。
“愚公,再说一次目标特征。”他将高脚杯推开,站起身来,目光扫过这个吧台,以及调酒小哥,自信地笑了。
“嗯,不戴眼镜,脸上有道疤痕,上衣是紫色的。”愚公将页面切换到委托人所给出的信息,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你打算怎么出手?”
“直接上。”莫扎他从军包里拿出第一次任务用的袖珍手枪,想也没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他妈脑子秀逗了吧?!别开玩笑了,兄弟。你有几分把握能在那么多保安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啊?”
“十分把握。”他用嘴唇亲触枪身,笑着答道。

汗珠控制不住地从脸颊上滚落。这种无聊枯燥的训练,真是,自己选择的路跪着都要走完。虽然选择了这条成为杀手的道路挺辛苦的,但是却意外觉得挺幸福的,关于每天都可以吃到ko做的美食,理所当然地收到他的照顾感受他的温柔这种事情。
[嘿嘿…]
[莫扎他,你笑出声来了。]ko有些无奈地敲了敲莫扎他的头,出声提醒。
[有这么明显?]顺势把手里的大约四千克枪扔换给了ko,莫扎他好奇地问。
[嗯。]
[因为我在想你啊,然后不自觉地笑出声了。]
ko闻言,心情很好地唇角小幅度上扬。
[ko,我不想练习拿枪动作了,超级累…你教我射击好不好?]莫扎他向来懂得这个人,无论是他的心情还是其他一切,他都懂。他明白这个人一定会心软的,为自己。
[算了…你跟我来吧。]果然不出所料,ko答应了。
莫扎他觉得心情很好,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他主动牵住了ko的手,然后等待着ko反将自己握紧在手中,温暖踏实。

莫扎他对自己的枪法有着绝对的信心,因为是那个人教的。
那时,自己就窝在他的怀抱里,和他同握着一把枪,共同瞄准着靶心。
近在耳边的声音,那个人独特的嗓音,气息。性感得要命。
[扑通,扑通。]
莫扎他从那一刻起,就明白了乱掉的心跳,不平静的心神。原来如此,是喜欢啊?

04.
“啊!!死人了!!”任务完美完成,周围的一切变得嘈杂混乱。慌乱的人们开始尖叫,恐惧和血液席卷了整个场面。黑衣人们迅速地将这个酒吧包围,不允许任何人的离开。
“我不想和死待在一块!”
“让我离开,我不是凶手!”
“先生请你冷静地配合调查,只有有人身上被搜查出枪支就可以了。”
莫扎他重新将袖珍手枪藏入军绿色的包里,丝毫不着急地将自己隐藏在人群里,打量着正在被强行搜查的群众。“莫扎他你在楞着干嘛,快点想办法脱身啊!”从耳钉里传来愚公的催促混杂着玻璃酒杯破碎的声音刺激着大脑的神经。
“……”沉默。
“啧,猴子老三!莫扎他那家伙疯了!”
“没有,我没疯。”莫扎他淡淡地回答。
他很冷静,从来就没有这么冷静过。他只是在等待,因为一个小小的契机使得那种安全感无限的放大,不会被抓住的。那个人不会让他出事的。这是自信地源头更是一种莫名的力量。
如果要问在等待些什么嘛…?
“走!”就是这个。
他等待的就是这个会将自己手反握住的人。

“你抓得太紧了…”被人这么抓着奋力地跑,莫扎他有些不满地抗议着。
不知跑了多远,莫扎他被他带着饶了好几个弯道,有些迷茫地打量着周围。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群开始减少了。
终于两人的脚步逐渐变得缓慢,那个人停了下来。
“诶…我说,”莫扎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夹克,黑色的紧身皮裤,因为昏暗而看不清楚的脸,“调酒小哥,你拖我来干嘛?”
没有回答。
那人将莫扎他按倒在墙壁上,一双黑眸流露着浓浓的占有欲,额头相抵,鼻尖相触,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
似再也忍受不住一般,那人狠狠地吻住莫扎他的唇。
这是一个带着侵略性地吻,莫扎他唇上的每一寸,都被那人无止境地吸吮和撕咬,就想要他吞入腹中。舌头直接撬开牙关,毫不吝啬地席卷每一丝甘甜。
莫扎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主动地张开嘴配合着这场热吻,舌与舌的环绕,唇与唇的碰撞。即使气喘吁吁也不愿意停止。啧啧地热吻声,水声的交缠,更是增添了情色。
……许久。
两人终于不舍地分离,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
“呼呼,”莫扎他擦了擦嘴角边太过于激烈而流出的银丝,面色潮红地喘息着,“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啊,混蛋!”
“…嗯。”那人将莫扎他按在怀中,轻言,“我回来了。”

“ko…”莫扎他觉得鼻尖有些酸涩,这个消失了三年之久的人终于是回来了。终于是舍得重新回到他身边来了。不想承认有时候就是这么不争气地想哭,“你倒是有种别回来了啊!”他用力地想要推开抱住自己的人,不可以这么轻易原谅他。
“没种,”ko却抱得更加用力了,就像要把这个融入骨子里一般,“因为你在。”
ko的声音闷闷的,却带着磁性,那么的熟悉。
“别哭…。”莫扎他不挣扎随他抱着了,但眼泪就是止不住地流下来。听着ko那不熟练的安慰,莫扎他不止一次觉得自己完蛋了,他又一次心甘情愿地踏入这个名为‘ko’的陷阱了。

—tbc—

下章就是纯肉啥的我什么都不会说的。